他如果進了一個三分,我就把錢給他。


他說你敢賭嗎?


我說敢。


1






我覺得那" />

玩家最喜愛的手機游戲門戶站游玩網。

幫助| 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游戲資訊 > 單機資訊 >

《街頭籃球》故事匯之第一部:追憶

作者:佚名 來源:游玩網互聯網 發表時間:2020-04-01

導讀: 胖子說如果他在第三次1v1PK我的時候還贏不了我,他就給我沖20元點卡。


他如果進了一個三分,我就把錢給他。


他說你敢賭嗎?


我說敢。


1






我覺得那

胖子說如果他在第三次1v1PK我的時候還贏不了我,他就給我沖20元點卡。

他如果進了一個三分,我就把錢給他。 

他說你敢賭嗎? 

我說敢。

1.jpg1


我覺得那時候人總是有點傻的,期待精神力量能賦予自己身體的力量。

胖子雖然在游戲里打出了一個很有氣勢的“wo ca”,宛若人猿泰山在叢林中跳躍時的快感,來的那么突然和愜意。

但是他不太靈活的手法,他拘謹而放不開的背2。他那小學生六年級一樣的智商。他那被我們取笑無數次的白眼黑胖角色,還有胖墩一樣短短的身材。

注定了他投進不了我的籃框。

“咣”的一聲,籃球和黑胖一起從視線里飛出。

可謂臭球與丑人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哎喲,他打了一句,“卡。”

我微微一笑,在心里默數落著這個他輸球的第N+1個理由。 


他說不好,后來他還是給我沖了點卡。我滿懷謝意進了游戲商城。

但后來我還是把錢還給了胖子,還搭錢進去多給他買了一條神龍功夫褲。


那年代的賭注,就是這么義氣。 

賭的只是一個心情。



那年我大三,2006年初。 我突然接觸到了FS這個游戲,不知道幸運還是不幸的是,還在游戲里突然有了幾個好友,網管,小奇,胖子。



網管不是綽號,其實他真的是一個網管,自封為“在線狂魔”,特點是在大廳里一站就是一天,從不見他比賽。由于他屢次強調說他很有時間,但是又太忙。所以一般在這時候我腦海中就會浮現一幅一個油光滿面的網管不停的在一個漆黑的網吧里,答應著四處冒出的“網管,這機子怎么開不了機”、“網管,幫我看看我的顯示屏怎么是扁的”的畫面。網管任勞任怨,小到簡餐外賣,大到接送小孩等各類事情都干過。



小奇和網管好比物質的兩極,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剛上線打了個招呼,過一分鐘就突然不見了,再發短信過去問,這廝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答曰“我媽喊我回家吃飯”,后來我常常懷疑他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賈君鵬。除了在線時間上的巨大差別之外,性格上的差異更是顯而易見,小奇特別激動,屬于好戰分子。這從剛認識一周就和我們其他三個一一過招切磋球技就可以看出。

2.jpg

至于胖子,則是第一個我認識的小學生玩家。

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時候的情景是這樣的。

我那天上線,進了個站了位氣勢很足的黑胖C的房間。我輕輕地來到他的身邊,滿懷希望地問:“帥C,打球嗎?”

“下回吧,我媽在叫我回家吃飯了”,黑胖C無奈地答道。我淚流滿面并且發誓,在那時候此朵男子憂郁的眼神真讓人蛋疼。


這就是我和胖子第一次見面。我還在適應失去女朋友的痛苦中,但胖子那時候還在愉快地過著他的兒童節。

 

那年我記得人都很蛋疼。

腦殘黨還在小學萌芽。

胖子已經開始帶領我們討論哪個女角色長的漂亮。

 

其實看不出誰漂亮。依照現在的目光來看,只是我們意識到了對方的異性特征而已。

不過一眼望去,一片飛機場,只要搭配好看點、帶點坡的,我們就說是女神。

但若是被發現了,女神的一般都好兇。 


在這個時候,稍微有點內涵的女孩子,都會問候胖子的雙親,當然,某些感情豐富的會順便帶上胖子的祖宗十八代。


在游戲里,我司職PG,胖子司職C,小奇司職半個PF,因為他還有個半個總在回家的路上,網管就是網管,從不打球,他充當著“在線人數”中默默的一名主力,以至于每次我們擠頻道時總是要大喊網管你退一下游戲。

我,胖子,小奇,網管就以這樣一種奇怪的組合方式順利地打著比賽。

日子過得無比愜意與輕松。


我們已經知道了“葡萄”并不只是代表一種水果、那也可能是一種讓我們贏得比賽的工具,明白了在真實比賽里耍帥模仿背2然后摔在地上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學會了“rang”與被“rang”,甚至會幫人喊“120”,那是因為胖子把對方PF蓋到了三分線外,而有時候我們什么都不干,就默默點擊右鍵,然后瀟灑來點一下“請他離開房間”,誰也發現不了屏幕后面我們的竊笑,后來大家學會了卡房間、卡紋身,直到最后把游戲也弄得卡卡的。


3.jpg

 

當我們迎來第二賽季的時候,小奇的身高依然沒有起色。不管是游戲里還是生活中。

我告訴他人到18歲不長就完蛋了。

他掐指一算,哎呀,我都14歲了。

我說恩,還有4年,你一年10厘米,4年后就能到一米七了。

他說他不想長大,我說長大了又怎么嘛。


他高興的了一句國罵。

網管的生意在大三結束前夕完敗。

他不頹廢。 

我們三個開了一個訓練房,

小奇最后一個進來。

他說:網管,你的網吧完了吧。 

網管隔了一會兒,點點頭:“完了吧。對了,待會兒誰帶我打場比賽啊。”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絡轉載,如有疑問請聯系QQ:1-2-4-2-9-6-2-7-4

溫馨提示:適度游戲娛樂 沉迷游戲傷身 合理安排時間 享受單機游戲

广东36选7开奖号